幻界神王第六十二章万事需冷静

幻界神王 第六十二章 万事需冷静

“炼狱塔?”

“没错,炼狱塔,那是影者联盟的修炼圣地!我不仅要送他过去,还要让他成为炼狱塔第一人!”zǐ尘语气坚定的说道。

“两年后他才八岁!炼狱塔会不会太……”

“天才要经历的磨炼必须是凡人想不到的!当然,还要看他两年内心智上的成长如何。”

“那几个月后桃源秘境开启,还让不让他去?”

“那是自然,那秘境绝对没有看上去那么简单,当年成千夜一事另有蹊跷!”zǐ尘忽然目光一凝,那桃源秘境,连他都只是能进入中部地带,所以他可以肯定,那秘境并非是成千夜所留,而是另有其人。

“好!那我先走一步,我会尽快赶回来的!”藏河说罢便消失茫茫人海中。

“师尊……”然而木尘此刻,依旧沉醉在那些美好的回忆之中。

“好了,该干正事了,你们师徒迟早会相见的!”zǐ尘轻轻拍了拍木尘的肩膀,将木尘从回忆中唤醒。

贵为一阶尊者却沉醉在记忆之中,并非是木尘的危机感低,而是那些回忆实在太过美好。

“嗯。”回到现实的木尘重重的回答道,而后便转身不见,虽然他刚刚一直在回忆着打断往事,但是zǐ尘和藏河的交流他还是听到了。

此刻,看台上的观众们几乎全部站起来身,一个个疯狂的叫喊着。

“上啊!”

“干掉他!”

“吼――”魔猪神一声怒吼,一步一步向前逼去。

原来,锦阳已经被逼到了那战台最边缘处,再往后退两步便会掉入水道!

“受死!”魔猪神挥舞着双锤又向前猛的逼近一步。

“[神反阵]!”然而就当那巨大的双锤将要触碰到锦阳之时,锦阳凭空消失了!不,应该说是瞬移到了魔猪神的身后!

“下去吧!”锦阳鼓足了劲,一脚踹向魔猪神,原本就就在战台边缘的魔猪神猛的向前一栽,差点就踩进了水道。

“法技――烈焰拳!”锦阳迅速挥出双拳,一团火焰从拳头上喷出,零距离攻击!然而魔猪神却没有被伤到一点,那厚厚的皮甲上连一丝痕迹都没有出现!

虽然没有造成任何伤害,但是魔猪神却又是向前一跌。

“烈焰拳!”又一拳打了出去,丝毫不给魔猪神转身的机会!

噗咚――

终于,那皮糙肉厚的魔猪神掉进了水道!

就在这一瞬间,整个看台便的异常安静,那尖叫声,呐喊声,都在这一刻消失……

只有那水中挣扎着的魔猪神发出哼哼的怒吼。

所有的人都呆了,魔猪神的落水意味着锦阳的胜利,也就意味着这一场比赛,他们押的注全部打了水漂!

啪啪啪――

一阵掌声打破了这份寂静,这鼓掌的人自然是何钱了。

“嘿嘿!果然是只猪!”锦阳看了看水中的魔猪神笑道。

“你打算怎么处置他?收服还是卖掉?”忽然一道声音从锦阳背后传来,原来是离他最近的那位黑衣老者。

“卖掉吧,能卖多少钱?”锦阳问道。

“这个不好说,要看了才知道,跟我来吧!”老者转过身,手指微动,那水中的魔猪神便仿佛被什么东西托起,浮在空中,一动不动。

“魔兽的价格在斗兽场上是随时都会变化的,我斗兽场的规则战败的魔兽价格是压在它身上赌注的百分之一!也就是说压它胜的人越多,那么它的价格也就越高!”老者说道。

斗兽场的规定,卖掉其实就是斗兽场自己回收,而且是他们自己定的规矩,这也是一种留住顾客的手段。

来到后台,锦阳发现这里有许许多多的柜台,那柜台就如同和贵宾区上的小桌子一样,布置着一些奇特的阵法。

“压在魔猪神身上的赌注有多少?”老者对着一位姑娘问道。

而那姑娘手指轻轻在那柜台桌面一画,一行字迹便出现了!

“十万金锭!”那姑娘平静的说道。

“什么?怎么会这么多?”老者听到后一惊,三阶魔兽的战斗,可从来没有超过五万金锭!而今天居然直接飙升到了十万金锭!也就是说这只原本价值几十金币的魔猪神,他斗兽场要花一万金锭才能从锦阳手中购回!

“管事!不好了,这场比赛我们亏大了!有人压了四十二号胜!”忽然,一道声音传了过来,顺声望去,一个姑娘正对着一个衣着华丽的胖子汇报着。

“胜负乃兵家常事,压就压了呗!”那胖子很是淡定,仿佛见多了这种情况,端着水杯喝着茶。

“可是那人压了十万金锭!”那姑娘急促地说道。

哐当――

那胖子将手中的杯子扔在了地上,双手扶着那姑娘的肩膀瞪大了眼睛问:“你说什么?你再说一遍压了多少?”

“十万金锭!”那姑娘重复了一遍。

“十万,十万……”那胖子嘴里念叨着,来回转着圈,显然这一消息对他来说不是什么好事。

“今天盈利了多少?”

“之前的四十一场总计三十一万金锭。”那姑娘小声说道,她明白这其中的利害,十万金锭,九倍的赔率,就是九十万金锭!

也就是说锦阳这一场,让斗兽场瞬间将之前的四十一场战斗赚的钱全部都贴了进去,并且还亏着五十九万金锭!再加上还要用一万金锭收购那魔猪神,也就是说这一场战斗使得斗兽场直接亏损六十万金锭!

“马上公告,今日额外增加十场战斗!去选十只五阶低级魔兽来!”那胖子忽然眉头一紧,补充道:“给我查,这押注的人是谁?”

胖子的声音很大,整个后台的人都听的一清二楚,而他此刻的举止显然已经失去了冷静。

“不用查了!押注的人是我。”忽然一道洪亮的声音传了过来。

“何叔叔!你怎么来了?”锦阳看见是何钱走了过来,打招呼问道。

“呵呵,你小子可是赚了我斗兽场一万金锭啊!”何钱笑道,看了看锦阳又将目光移向那胖子。

“老板,那钱是你压的?”那胖子低声问道,哪里还有刚刚的管事风范。

“是我压的,你查我是要做什么?暗中把我杀掉?将那亏的钱补回来吗?”何钱质问道。

“老板,属下一时糊涂啊,这亏损太大了!我才……”

“行了,你不用多说了,你给我好好反省一个月!”何钱厉声训斥道。

“属下遵命。”那胖子把头一低,灰溜溜的退下,接下来的一个月,他能做的就是打杂!然而他却不敢抱怨,因为他刚刚的行为已经违反了何家的行事方式,何钱没有将他赶走已经算是给他面子了。

“这管事一职就由你担任吧,你对我下注一事有什么看法?”何钱对着面前的男子问道。

“回老板,我觉得应该将斗兽场的押注金额规定为有上限,以防止今天的事件再次发生。”那男子抬起头,注释着何钱的表情。

“好!那你觉得这上限应该怎么定?”何钱的脸上露出了一抹笑意,显然对这男子的回答他很满意。

“通常贵宾们一场比赛最多可以压到十枚金锭,我想不如就将定为十枚金锭,这样便不会出现巨额亏损。”男子想了想说道。

“何叔叔你压了十万金锭赌我胜?就不怕我输呀!”锦阳忽然插话问道。

“哈哈,你输了打不来我多亏一些,但是今后我会赚的更多,何必要在乎眼前这一点小利?”何钱笑着说道,但他的眼睛却是盯着那后台的众人。

“我赢的话你的十万金币不就没了吗?怎么会赚的更多?”锦阳很是不解。

“哈哈,那我问你,这斗兽场是谁开的?”何钱笑了笑,看着锦阳。

“你开的啊!”锦阳答道,这个问题谁都知道啊。

“对呀!斗兽场是你的,我赢了那十万金锭依旧是你的,并且其他人压的钱也是你的。”锦阳一愣,原来是这么回事。

“咦?不对,那你完全可以不压呀!你压了十万金锭,如果我输了,那你会亏的更多的啊!”锦阳想了想说道。

“哈哈,你这小鬼脑子不错嘛,我刚刚说了,我压这十万金锭是为了以后赚的更多!你明白这以后的意思吗?”

“以后?”

“没错,以后!”何钱拉了把椅子坐了下来。

“我压你赢,是因为我肯定你能赢,但是如果别人也肯定你能赢,那么别人压了一千万金锭,你说我斗兽场是不是会亏很多?”

“是啊!”锦阳点点头。

“那么今天这种状况发生了,但押注的人却是我,也就是说我斗兽场没有亏,那你觉得以后还会发生这样的事吗?”何钱对着锦阳问道。

“说不定以后还会有人这样押注吧!”锦阳随口说道,但是忽然他又想到,既然知道会有人这样做,那么岂不是可以想办法让这种情况消失?或者想出其他的方法,减少亏损。

“嘿嘿,何叔叔,我明白的你这么做的原因了!”锦阳咧着嘴笑道。

何钱转过头,看着众人,笑而不语。

“谢谢老板提醒!属下知道怎么做了!”那刚刚被提升为管事的男子忽然抬起头,脸上挂着敬佩的笑意说道。

“今天的教训你们要引以为戒!这个问题怎么处理,就交给你全权负责!如果做的好,那整个乾域的所有斗兽场都按你的方法做!”何钱放下茶杯,郑重的说道。

“还有,任何时候都要冷静,仔细的考虑,凡事都要有周全的计划!切勿被一些小麻烦搞乱了阵脚,万事需冷静!”何钱又叮嘱了一句。

锦阳也将这句话默默的记在心里,看着何钱能够命令那么多人,让他对何钱产生了一种莫名的钦佩。

一岁半孩子肚子胀气
静脉曲张怎样治疗最好
保定白癜风专业治疗医院